[江波涛/孙翔] 还是葡萄

旋转!跳跃!蹦跳!

逗汉三:

 @NADPH 点的江翔生贺,感觉我的江翔都连成串了(

——


“农民。”

孙翔到酒庄的时候,江波涛正在园子里一棵葡萄树下往纸上抄数。他先把行李放下了,顺手和江前些日子给国内工人雇的英语老师打了个招呼,那是个傻乎乎的留学生,两个月前他就见过她。她说:“翔哥,来啦。”

没几个人管孙翔叫哥,孙翔很受用。“江波涛给你涨工资没有?”

“涨了,涨了。”

吃过晚饭,天还没黑。留学生回学校上课去了。孙翔帮江波涛盯着工人搬东西,他们把板条箱摞在手推车上,推着车往门外一辆熄了火的冷冻货车上走,支架从货舱吊下来。记录员清点完数量,懒洋洋地找人。他没看到江波涛。

“I don't know English.”赶在这家伙开口前,孙翔抢着说。

他们两个呆在一起等江波涛外出回来,那人不很着急似的。并且因为语言的巨大墙壁,他看他跟外星人差不多。记录员抽出一根烟可劲儿抽,白雾吹成锥形,味儿很不好闻。过了约莫半个小时,江波涛终于又现身了。他打发走了记录员。

“小周最近好吗?”他问。

“他?好得很。”

“哦?”

“又有人找上门跟他搞对象,老家什么亲戚来的。”

“结果呢?”

“小明笑话了他三天。”

“没被罚练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小周脾气这么好了?”

“本来也不差嘛。你被罚过?”

“你来之前的事。”

“哟嚯?”

“你是不是胖了点儿?”

“我一到赛季就胖。”

“压力大?”

“跟这有关系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我妈放假的时候嫌我瘦,拉着我去看中医,那人也非说我压力大。”

“你呢?”

“没感觉。”

“知道最好的减压方法么?”

“少来。”孙翔揣着兜,“看你的眼神儿就知道你要说黄段子。”

 

“怎么这么多啊。”孙翔把床单掀到一边儿去,折了两下扔进洗衣篮,“你憋了多久?”

“上次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“两个月前。”

“就那么久。”

孙翔不可思议地看了他一会儿。

“江波涛,找个女人吧。”

“等你有了老婆孩子我再找也不迟。”

“我?没那么一天。”

“那你给我干到七老八十?”

“这个更不对。”孙翔冲了澡出来说。他脚底发软,挪两步回床上去了。“想操我?”

“每天都想。”

“每天我可吃不消。”

“你还有别的选择么?”

“假装有呗。”

江波涛倒了两杯酒:“喝两口。”

多好的东西到了孙翔嘴里都是一个味。但不只是酒。拿开杯子的一瞬,他碰到了江波涛的嘴唇。这吻让他头晕,冰凉的葡萄碰到了他,满血状态的孙翔欢迎类似的小把戏,即便到了现在他的身体也在抗拒着理性跃跃欲试。“不行,今天真的疼。”他说。

江波涛把手缩了回去:“对不起。”

“别道歉啊。”

他动了动,含住江波涛那又翘起来的玩意儿。“回去吧,”孙翔口齿不清地说,“待在这种地方有什么意思。”

江波涛的手指抚摸着他的头发:“没意思的事情多了。”

孙翔耸耸肩:“不在乎。我是个年轻人。”

“你在乎什么?”

“吃得饱睡得着,赢比赛,别再让我看见叶修那个老混蛋。”

“简单。”

江波涛要拔出来,不过孙翔全吞了下去。

 

江波涛回S市的时候正值春暖花开。不幸的是大部分人都放短假在家。孙翔打开基地门收外卖,在外送员骑着的那架摩托背后他看见了江波涛提着行李的身影。

“回来了?”他一边签字一边问。

“叫经理。”江波涛说。

“是,经理。”孙翔打发走了外送员,把手上的纸袋往上晃了晃。

“太多了,帮我吃点。”他说。



END

 
评论
热度(71)
© NADPH|Powered by LOFTER